中华农历论坛知识讨论区本站文章评论与投稿区 → 武王克商与今本《竹书纪年》(原创)


  共有68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武王克商与今本《竹书纪年》(原创)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wangyunkuan1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新手上路 帖子:3 积分:276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24/1/7 16:56:00
武王克商与今本《竹书纪年》(原创)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4/1/16 18:45:00

武王克商与今本《竹书纪年》(原创)

夏商周断代工程于2001年向世人公布了夏商周断代的成果;【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------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  简本】。这一工程报告的公布,立刻引起了各方面广泛的关注。因为夏商周断代工程所研究的是近代断代史上最重要的断代项目,因此也是令世人瞩目的。然而,《断代工程》阶段性成果报告一出台,就听到许多中外学者质疑、反驳的声音。在网上经常看到一些专家学者批评、反驳的文章。特别是对武王伐纣年断代,或质疑的、或反驳的、或提出自己看法的,或刊出文章的比比皆是。
我是一名历法历算爱好者,所以对夏商周断代工程的事非常关注。正当我为断代工程的成果欢心鼓舞的时候,在网上却看到许许多多反驳、批评的文章。但断代工程专家却拿不出充分的证据进行反驳,使我心中感到很疑惑。
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展开无疑是正确的,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,在许多古代文献史料中都有记载。如在古本【竹书纪年】中,在今本【竹书纪年】中,在【尚书】中,在【史记】中,都记载了夏商周这三个朝代的王年一些年代与事件,但这些记载零零散散,断断续续,很难准确说出各朝代、各王在位年数。
特别是武王伐纣之年尤为重要,武王伐纣年月日标志商朝的结束,西周的开始。这一年据有划时代的重大义意。推算出了武王伐纣之年,也就知道了商纣王死年,向前可以推算商代各王年数,向后可以推算西周的其它王的王年。如果武王伐纣之年推算错误,推算其它西周王年必定错误。
从古至今二千多年来,许多历史学者、历法学者都试图推算出武王伐纣之年,推算出的武王伐纣年多达四十多种。但没有一个能拿出充分理论根据,能让后人认同的武王伐纣年来。
夏商周断代工程推算出武王伐纣年在公元前1046年,也没有拿出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推算的正确性。所以被许多专家学者反驳或质疑。
古本《竹书纪年》是古今学者认为最真实、最有价值的三代记载,古本【竹书纪年】是战国魏国的史书。出于西晋公元281年,出土在河南汲郡{河南汲县西南}的古墓中。这部古书是写在竹简上的,所以也称【汲冢竹书】。【汲冢竹书】被古今学者认为是西周王年最真实的记载。但【存真】,【辑校】,【订补】中关于武王伐纣的记载少之又少。以下是古本《竹书纪年》中关于武王伐纣的记载:
十一年庚寅,周始伐商《唐书历志》
王率西夷诸侯伐殷,败之于牧野《水经.清水注》
王亲擒帝受辛于南单之台,逐分天之明,《水经.清水注》
武王五十四《路史发挥》
以上就是古本《竹书纪年》中关于武王伐纣的记载,其中“十一年庚寅,周始伐商”有些价值,其它记载无助于推算武王伐纣之年。
记载武王伐纣最全面的是今本《竹书纪年》,按今本《竹书纪年》中记载推算,武王伐纣王年庚寅年,也就是公元前1051年,武王灭纣年是辛卯年,也就是公元前1050年,但几千年来,今本《竹书纪年》被古今许多学者文人认为是后人伪造的。
以上这些古文献史料的记载不被认可,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推算也不被认可,以及古今学者的推算结果都被许多被学者专家质疑和反驳,最主要的是拿不出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推算的正确性。那么,能不能推算出让人信服,让人无法反驳的武王伐纣之年的证据呢?
本人经过多年的研究,发现了能充分证明武王伐纣年的证据,这个证据就是出土的两个西周铜器铭文中,这两个铜器一个是《利簋》,另一个是《师旦鼎》。经过用这两个铜器铭文中的干支月相推算,证明了’武王伐纣之年就是公元前1050年。下面本人详细的论述一下为什么武王伐纣是公元前1050年的过程。
在西周早期的铜器中有两件铜器铭文与武王有关,一件是《利簋》,另一件是《师旦鼎》,这两个铜器一个是武王灭纣年的铜器,一个是武王元年的铜器:
《利簋》;“珷征商,佳甲子朝,岁鼎克昏夙有商,辛未,王才管师,易又事利金,用乍檀公宝尊彝。
根据《利簋》铭文记载,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武王伐纣日期是甲子日。
《师旦鼎》:“隹元年八月丁亥,师旦受命乍周王大姒宝尊彝,敢拜稽首,用蕲眉寿无强,子孙其万亿年,永宝用享”
根据《师旦鼎》铜器铭文的记载,我们可以知道武王元年八月朔干支是“丁亥”。
    根据【史记 周本纪】记载,武王伐纣在二月甲子日,还有许多文献史料也是记载武王伐纣是在二月甲子日。
下面我们将断代工程确定的武王伐纣年1046年和公元前1045年各月朔日干支排列出来,然后我们用【利簋】和【师旦鼎】铜器铭文仔细分析一下,看一看这两个铜器铭文中的干支月份能否与公元前1046年和1045年合谱。
公元前1046年十二个月的朔日干支如下:
正月  二月  三月  四月  五月  六月  七月  八月  九月  十月  十一月  十二月
40    9    38    8    37    7    36    6    36    5    35      4
注:周历正月建子,正月初一在儒略历1047年12月30日
我们从公元前1046年周历的朔日干支上可以看出,二月份中没有甲子日,与竹书纪年和其它史料记载不符。
下面是公元前1045年十二个月的朔日干支如下:
正月  二月  三月  四月  五月  六月  七月  八月  九月  十月  十一月  十二月
34  3    33    2    32    1    31    60    30    59    29      59
我们从公元前1045年朔日干支上可以看出,八月朔日干支不是丁亥,与【师旦鼎】铜器铭文记载不能合谱。
用《利簋》中干支月相排查历谱,公元前1046年无法合理,用《师旦鼎》中干支月相排查历谱,公元前1045年无法合历。可以肯定的说武王伐纣年不是公元前1046年,武王元年也不是公元前1045年。
下面我们看一看今本《竹书纪年》中的记载正确不正确。根据今本《竹书纪年》记载,武王灭纣之年是辛卯年,也就是公元前1050年,那么武王元年就是公元前1049年,下面我们用这两年的朔日干支排出,看一看能否与西周铜器《利簋》和《师旦鼎》合谱。
西周《利簋》铜器铭文;
“珷征商,佳甲子朝,岁鼎克昏夙有商,辛未,王才管师,易又事利金,用乍檀公宝尊彝。”
公元前1050年十二个朔月干支:
正月  二月  三月  四月  五月  六月  七月  八月  九月  十月  十一月  十二月
3    32    2    31    1    30    60    29    59    28    58      27
注:采用周历排列朔日干支,正月建子,正月包含大雪冬至。
    经过排查,公元前1050年周历二月三十日干支“甲子”日。此铜器铭文中虽然没有说甲子日在几月份,但按周历正月建子排谱,甲子日在二月。也与许多文献史料记载相符。
《师旦鼎》铜器铭文:
“隹元年八月丁亥,师旦受命乍周王大姒宝尊彝,敢拜稽首,用蕲眉寿无强,子孙其万 亿年,永宝用享”
下面是公元前1049年十二个朔月干支:
正月  二月  三月  四月  五月  六月  七月  八月  九月  十月  十一月  十二月
57  26    56    26    55    25    54    24    53    23    52    22
注:正月建子,正月包含大雪冬至。
  经过用《师旦鼎》“”隹元年八月丁亥“在公元前1049年朔日干支中排查历谱,八月朔日正是“丁亥”,与铜器铭文的记载相符。
公元前1049年是今本《竹书纪年》记载的武王克商第二年,也就是武王正式称王的元年,铭文“元年八月丁亥”在在八月初一,合定义。
《师旦鼎》铭文中有:师旦、周王、太姒三个人的名称,这三个人是谁呢?“旦”武王的弟弟名姬旦,官拜太师。周王乃指武王父周文王,太姒是武王生母。此铜器铭文大意内容是:在武王元年八月朔丁亥日这天,太师周公姬旦受武王之命,为其父文王、其母太姒铸造祭祀的铜鼎。
从【师旦鼎】的干支月相我们推出,武王元年是公元前1049年,武王伐纣之年就是公元前1050年。从【利簋】中我们知道武王伐纣是在甲子日,用《利簋》排查历谱,甲子日在二月三十日。这与许多古文献史料记载相符。下面我详细谈一谈武王伐纣在公元前1050年的这些佐证,以及这些文献史料记载记载正确的地方与错误的地方,并对正确的和错误的地方进行了注解。
古本《竹书纪年》中记载:“十一年庚寅,周始伐商《唐书历志》”
注解:此记载正确,庚寅年也就是公元前1051年武王出兵伐商。十一年是武王接替其父西伯侯之位十一年。
今本《竹书纪年》中关于武王伐纣年代的记事很多,一些重要的记载如下:
1 ”《尚书序》:「惟十有一年,武王伐殷。一月戊午,师渡孟津。」”
注解:十一年是武王纪年,十一年伐纣正确,但一月戊午师渡孟津错误,应当是十二月戊午师渡孟津。
 2“五十二年庚寅,周始伐殷。(《唐书?歷志》”
注解:五十二年庚寅年是商纣王纪年,但这是以商纣王登基年计算的,如以元年计算,应是纣王五十一年。
3  ”冬十有二月,周师有事于上帝。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卢、彭、濮从周师伐殷。(原注:伐殷至邢丘,更名邢丘曰怀。偽《书?武成》:「底商之罪,告于皇天后土。」《书?牧誓》:「及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卢、彭、濮人。」原注十六字见《韩诗外传》三。”
注解:冬十二月是指庚寅年,即公元前1051年。
4【史记 周本纪】;“十一年十二月戊午,师毕渡盟津。-------。二月甲子味爽,王朝步至于商郊牧野,乃誓。
注解:”此记载最为正确,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渡孟津,十二年二月甲子日灭纣。”
5【史记 鲁世家】;“十一年伐纣,至牧野。周公佐武王,作《牧誓》
注解:十一年出兵伐商正确,但至牧野是在十二年二月二十九日癸亥日。
6【史记 齐世家】;“十一年正月甲子,誓于牧野,伐商纣,纣师败绩。
注解:记载错误,应是十二年二月甲子日。
7 【周书 泰誓】;“惟十有一年,武王伐殷,一月戊午,师渡孟津,作《泰誓》三篇。”“惟十有三年春,大会于孟津。
注解:(此记载错误多多,一月戊午是错误的,应当是十一年十二月戊午,“十有三年春,大会于孟津”记载也是错误的,应是十二年春大会于孟津。
8  “五十二年庚寅,周始伐商。秋,周师次于鲜原,冬十有二月,周师有事于上帝。庸,
  十二年辛卯,王率西夷诸侯伐殷,败之于坶野。
注解:此记载非常正确,公元前1051年庚寅年,按商纣王登基年算是五十二年,但按商纣王纪年是五十一年。古文献史料上纪年一般都按登基年计算,实际登基年应当算在先王纪年上。十二年辛卯年是武王纪年。
9【 武成】;“惟一月壬辰旁死霸,------。粤来(二)月既死霸,粤五日甲子,咸刘商王纣。惟四月既旁生霸,粤六日庚戌,------。
注解:此记载非常正确,一月壬辰旁死霸在周历一月二十七日,甲子日是二月三十日,庚戌日在望日的第二天。”
10 《逸周书世俘解》:
惟一月丙午旁生魄,若翼日丁未,王乃步自于周,征伐商王纣。越若来二月既死魄,越五日,甲子朝,至接于商。则咸刘商王纣,执矢恶臣百人。太公望命御方来,丁卯至,告以馘俘。
  注解:一月份没有丙午、丁未,此记载错误。后面记载正确。
11 【吕氏春秋 首时】;“武王立十二年,而成甲子之事”
注解:此记载正确,武王受命十二年甲子日克商,建立周朝。
以上是今本《竹书纪年》中武王伐纣的甲子日的记载,经过用《利簋》甲子日查拍历谱,武王伐纣年甲子日在二月正确的。即公元前1050年是周历二月三十日甲子日。(周历正月建子,非常正确)
根据【利簋】铭文:甲子日克殷,不容质疑。
根据【师旦鼎】铭文推算:武王元年在公元前1049年,毋庸置疑。
根据【武成】等文献史料记载推算:武王伐纣在辛卯年二月甲子日。
根据月相定点日排查历谱:
武王伐纣年月日是:儒略历:公元前1050年2月10日(甲子日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周历:武王受命十二年二月三十日(正月建子)

殷历:商纣王五十二年正月三十日(辛卯年,正月建丑)
后语:    经过以上的推算,证明了武王克商之年就是公元前1050年,以上的推算结果证明了今本《竹书纪年》的记载是正确无误的。二千多年来诸多学者对今本《竹书纪年》的错误认识,也可以到此为止了。
          我们现在已经用有力的证据证明了今本《竹书纪年》关于武王伐纣年是公元前1050年是正确无疑的,那么,我们就可以用今本《竹书纪年》来推算其他年代了,向前可以推算商纣王在位年数,以及更远年代。向后就可以推算出西周其它王的元年及在位年数。
          当然,推算西周其它王年也不能以今本《竹书纪年》的记载为准,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来推算其它年代,这个最有力的证据就在西周铜器铭文上。
对于本人推算出的武王伐纣年的过程、方法和结果,希望关心夏商周断代史的广大历法历算爱好者,进行一个判断,评论,更希望历史学家、年代学家对此推算结论给一个判断,可以提出任何质疑和不同看法。
(铜器铭文及文献史料均摘自互联网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辽宁省辽阳市历法历算研究者    王云宽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4年1月16日星期五

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单帖管理 | 引用 | 回复 回到顶部

返回版面帖子列表

武王克商与今本《竹书纪年》(原创)








签名